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美国枪支泛滥的原因和解决之道

  原标题:伟伟道来 | 美国枪支泛滥的原因和解决之道   经济观察网 王义伟/文 先列举一组数据。…

  原标题:伟伟道来 | 美国枪支泛滥的原因和解决之道

  经济观察网 王义伟/文 先列举一组数据。

美国枪支泛滥的原因和解决之道

  美国人口大约3.33亿,美国民众持有的枪支数量,按照日内瓦独立研究项目“小型武器调查”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2017年,全球民间持有枪支约8.57亿件,其中3.93亿件为美国人持有。也就是说,美国民间持有的枪支超过了美国人口总数,美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

  全民皆兵的直接后果,就是枪击暴力事件频发,因枪击暴力致死的人数居高不下。根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室网站的统计,2020年,美国枪支暴力致死人数19479人。截至2021年11月末,这一数字已达18651人。

  美国枪支为什么泛滥?有什么解决之道吗?

  美国人个人持有枪支的法律依据,是1791年12月15日生效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该条款的原文为: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对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因此,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害。(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这一段文字,前一句说的是民兵部队(民团),后一句说的是个人,那么,拥有武器的权利到底是属于团体还是个人,就成为美国法律界两百多年来争论的焦点,并由此形成了个体权利派和集体权利派两大派。个体权利派认为,这个条款保障了个人拥有武器的权利。集体权利派认为,只有被官方认可的武装组织才有持有武器的权利。

  这个争议,终于在2008年和2010年的两个判决中,得到初步的厘清。

  2008年的案子是“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

  哥伦比亚特区是严格禁枪的。2003年,一名保守派学者出资寻找当地居民挑战禁枪法令,最终找到了特警出身的赫勒。赫勒向特区政府申请,要求保留一支手枪在自己的家里,遭到拒绝。于是赫勒起诉哥伦比亚特区政府,要求法院认定特区禁枪法令违宪。这个官司一路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成了著名的“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案”。

  2008年6月28日,该案判决公布。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票数,认定哥伦比亚特区的禁枪法令违宪。

  判决书这样写道:第二修正案保护这样一种个体权利:拥有一款与在民兵中服役没有关联的火器,以及将该武器用于传统上合法的目的,比如在家中自卫。(The Second Amendment protects an individual right to possess a firearm unconnected with service in a militia, and to use that arm for traditionally lawful purposes, such as self-defense within the home。)

  这一判决等于是终结了个人是否有权持有武器的争议,但是,由于美国特殊的国家体制,联邦法律和州法律、州与州的法律互相之间关系错综复杂,比如有的州有死刑,有的州没有死刑,所以,最高法院的这一项判决能否在全国范围内适用,就成了另外一个问题。

  于是就有了2010年的麦克唐纳诉芝加哥案(McDonald v。 Chicago, 561 U.S。 3025 )。

  和哥伦比亚特区一样,芝加哥也实施严格的禁枪令,不允许居民持有武器,而芝加哥是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该案的原告麦克唐纳住在治安极度混乱的街区,恶性案件频发,歹徒甚至直接闯入他家中抢走电视机。因此,麦克唐纳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判令芝加哥的禁枪法令违宪,他自己要拥有自卫的武器。这个官司,也是一路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2010年6月2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和赫勒案一样,5:4的票数,认定芝加哥的禁枪令违宪,并认定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的拥有和携带枪支的权利适用于各州。

  赫勒案和麦克唐纳案,等于是从法律层面打开了美国民众拥有武器的潘多拉盒子。美国社会在枪支问题上也由此进一步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民间枪支越多,枪击案也就越多,枪击案越多,民众的不安全感增加,于是更多人去购买、拥有枪支。

  以此次疫情为例,疫情导致失业率大增,涉枪案件大幅度增加,民众购买枪支数量也开始增加。美国《自然》杂志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疫情期间不但美国枪支销售大幅增加,首次购枪的人也增加了,增加幅度超过20%。也就是说,这部分人在疫情之前是没有意愿购枪的,疫情带来的治安恶化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上文提到,去年美国枪支暴力致死人数接近2万人,照此趋势发展下去,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每年死于枪支暴力的人数将超过2万人。

  那么,这种泛滥、混乱、恶性循环的状况,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吗?

  笔者认为,要想缓解、或者彻底解决美国民间枪支泛滥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问题,可从“技”与“道”两方面入手。

  技的方面,就是限制,包括限购和限用。限购,就是对购买资格、购买种类进行严格的限制,比如,成年人只能拥有一支武器,只能拥有小火力武器(手枪),不能拥有类似自动步枪、机枪类的重火力武器。限用,就是严格武器的使用范围,只限于保卫家庭成员生命安全和个人财产。比如,可以规定枪不出户,枪支只能放在家里,不能带到家庭范围之外。因为家庭范围之内,是私人领地,“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家庭之外,是公共区域,其安全应该由政府保障。

  至于道的方面。美国立国几百年,其国家文化、国家战略总体上呈现出的,是进攻性,是争强好胜。这导致这个国家几百年来持续陷入战争状态。这种争强好胜、美国第一,不但撕裂了美国社会,也撕裂了国际社会。前不久引起巨大争议的里滕豪斯案(该案导致两死一伤),其本质和根源,就是美国社会在民主、共和两党的争斗中严重撕裂。而2016年发生的导致49人死亡、44人受伤的奥兰多枪击案,则是美国撕裂国际社会带来的恶果。行凶者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虽然是美国公民,但其父母为阿富汗移民。奥马尔·马丁在行凶前给911打电话,宣布自己效忠于伊斯兰国领袖,在行凶过程中高喊“真主至大!”如果没有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互相之间的极度仇视,这样的惨案(包括9.11),还会发生吗?所以,从道的方面讲,导正美国国家文化、国家战略的发展方向,美国的精英阶层,包括美国的政界、学界,还有文化界,责无旁贷。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技的方面,还是道的方面,美国都有了一定的基础。在技的方面,美国联邦调查局早在1998年就建立了全国犯罪背景查询系统,任何人购买枪支,都需要进行犯罪记录和购枪资格的审查。这为进一步的限购、限用奠定了基础。在道的方面,2021年有两个标志性大事。一是拜登政府3月3日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引”,宣布美国今后会“将外交作为我们的首要手段。”“使用武力应该是最后的手段。”一是8月30日,美军完成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这种战略上的重大调整,改变了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对美国枪支泛滥问题的解决是有正向作用的。

  不过话说回来,让美国民众改变持有武器的习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枪支文化在美国社会根深蒂固,而且还和利益集团深度捆绑,要想改变,需要久久为功。

  就在几天前,美国众议员托马斯·马西(Thomas Massie)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一家7口人的持枪合影,4男3女7支长枪,好不威风!

  如果仅是出于保护个人安全、家庭财产的目的,用得着这么强大的火力吗!?

责任编辑:张建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313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