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这些外国网红 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

  原标题:这些外国网红,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   对于精通信息舆论战的西方媒体来说,抹黑一个“不听话”…

  原标题:这些外国网红,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

  对于精通信息舆论战的西方媒体来说,抹黑一个“不听话”的对手很容易,任何一个矛盾点都可以被用来炮制数不尽的谣言,他们还美其名曰“言论自由”。

  然而,当一些人选择不被套路,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对于谣言的不同观点时,却遭到诸多莫名其妙的打压。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三位在国内外社交平台上均有一定知名度的视频博主,他们的故事再次印证了西方媒体“选择性报道”的虚伪嘴脸。

  记者:白云怡 赵瑜莎

  帮人们看透那些“微妙之处”

  巴里(Barrie VVeiss,中文名白矛)是一名英国前媒体人,也是活跃在中国社交网络上的一名外国网红。由于喜爱中国文化,巴里2014年来到中国生活,也从此开始了他向世界分享中国见闻、同时向中国网友解释西方国情的历程。为了打破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信息藩篱,他还专门创建了一个名为“靠谱中国”(Best China Info)的英文网站,向西方展示自己在中国的亲身经历,破除西方主流媒体的刻板偏见。

这些外国网红 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英国网红巴里(Barrie VVeiss,中文名白矛)

  在中国年轻人汇集的视频社交网站B站上,巴里已经有3.5万粉丝。他经常从自己在英国媒体6年的从业经验出发,详细披露一些西方舆论抹黑中国的套路。

  “中国有许多人一定很纳闷,‘为什么西方媒体总是抹黑中国?这不是中国人爱干的事情,我们不想惹事攻击其他人。我们对他们没有敌意,为什么他们要宣传抹黑我们?’”他在一则视频中分享自己的观点,中国人并没有统治全世界的野心,但西方的军工复合体为了自身利益,需要一个敌人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因此中国就成为了最合适的靶子。

  除了时政评论,巴里也很喜欢在B站和“靠谱中国”网站上分享中国的美食、文化、日常生活,他的一条关于超市购物的视频就曾获得近60万的播放量。可以说,他的视频也是对中国完全陌生的人了解中国社会生活、发展变化的一扇“窗口”。

  “我在中国生活七年了,一直都过得非常幸福。我已经把中国视为自己的家。”巴里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因此,当我看到一些对这个让我安全、给我生活、被我视为祖国的国家不公正的说法和做法时,我当然要大声地说出我的反对。”

  可以预料的是,巴里的声音很快在境外社交媒体上引发强烈反弹:在巴里对英国把中国新疆的情况描述为“种族灭绝”表达了不满后,他的推特账号今年4月被冻结,而他在此之前发布的许多对新疆的观察和评论也都无法访问。但巴里到底违反了什么规则导致冻结,推特公司始终没有披露。

  据巴里说,他还被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攻击过两次,而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曾撰文抹黑他是“中国虚假信息战下驱动的网红”,并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和华春莹在外交部记者会上使用过巴里拍摄的视频作为论据之一。

  “这完全在我意料之中……后来,我用两个视频回应了BBC的报道。在视频中,我揭露了BBC在那次采访中的套路:他们给我发了电子邮件,问了我一系列问题,用他们的话来说,那是为了给我‘答辩的权利’。我很完整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但BBC没有在报道中刊登我的任何回答或回应。相反,他们扭曲事实,对我进一步抹黑。我想,他们从来就没有打算过发表我的回应。”他这样告诉《环球时报》。

  巴里告诉记者,自己目前正在制作一个视频,将详细解读BBC到底是如何利用人们的心理“在人们的脑海中播撒扭曲和虚假信息的种子”,“这其中有很多微妙的地方,我想让人们看透它。”

  尽管巴里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被限制得非常严重,但他的坚持不懈并非徒劳无功:“我的粉丝仍然增长了很多。也有很多网友给我留言、发信息表达支持。他们对我制作的展现中国真实生活的视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说,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和平、安全和充满爱心的国家。”巴里告诉记者,“我会继续在这条路上努力,我的信念来自于这七年来我在中国所闻所见。”

  “媒体上的反华情绪是假象”

  海雯娜(Navina Heyden)是一个喜欢中国语言文化、对中国社会充满好奇的德国女孩,她经常在推特上分享有关中国的信息,在微博上也有不少粉丝。但她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德国《世界报》此前发表的一篇污蔑她是“中国宣传特务”、已被德国法院判为败诉的报道,居然获得了德国最著名的新闻奖项之一——“德国新闻记者奖”。

这些外国网红 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德国网红海雯娜

  在海雯娜看来,《世界报》报道的获奖,并不仅仅是评奖委员会的一次“失误”或“疏漏”,而是德国媒体行业中鲜为人知的腐败。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给“德国新闻记者奖”评奖委员会写信申诉,但迄今没有接到任何回音,“没有任何一个评委对这个问题发表评论,也没有任何人对被污蔑的我表达过任何一点同情。”

  她认为,提名这篇文章的人应该很清楚她和《世界报》的诉讼,只需要搜索一下就可以很容易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此事让海雯娜对德国舆论场和媒体界非常失望。“这个领域的主要氛围就是奖励、鼓吹那些批评中国和俄罗斯的文章和人。这和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也非常吻合。”她这样对记者感叹道,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德国人正对主流媒体感到越来越厌倦。

  因此,海雯娜一直在致力于通过自己的网络影响力化解中德民间的一些误解。“有很多中国人的误区,就是把德国的政策当成是德国人思想的反映。其实他们不了解德国是怎样运作的。你问德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大部分人其实是不太关心的,能说出来的也是在重复媒体告诉他们的那些东西。德国的外交政策,德国民众是全程无法参与的,我们选举一个政党的时候,也是看他们的对内政策,而非外交政策。”

  海雯娜不久前曾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这样写道,现在德国民众对中国的一些反感,完全是媒体多达几代人的洗脑造成的,而这个过程从二战结束后就开始了。德国是冷战时期对抗的前锋,因此美国对西德和其他盟国的民意操控非常猛烈。

  她同时建议,中国民众也不必过于强调和西方“道不同不相为谋”,因为“那样其实是中了美国的圈套,他的朋友越来越多,你的就越来越少。相反,你应该强调德国与中国在社会主义、气候变化认知、科学精神、对话解决分歧、敬重历史、反对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社会公平等方面的一致性。”

  海雯娜以自己的经历举例说道,“在推特上我一直都在为中国发声,自己就在这种同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我很清楚,强调自我正义,不论你有多正确,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了自说自话。我刚使用推特的时候没有经验,使用了很多挑战德国社会主流认知的话语,我认为我的观点深刻鲜明,具有合理性,但是很多德国观众并不接受。我希望中国朋友可以吸取一些我的失败的教训。论战只有在有中立第三方还没有预设立场的情况下才有意义,一对一的互相争辩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初衷是希望让更多的中国朋友了解真实的德国和我们,并不想滋长任何对抗性情绪”,海雯娜说,许多社交媒体上的德国反华情绪只是一种假象,在现实的人际交往中,中国人和德国人没有很大差别,“比如我和中国人、德国人都能相处得很好。”

  “这样的标签有毒”

  在东莞教英语的哥伦比亚教师费尔南多·穆尼奥斯·贝纳尔(Fernando Munoz Bernal)是2000年来到中国的。现在的他除了老师这个本职工作之外,还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社交媒体达人:他在YouTube上有近3万粉丝,在B站上的粉丝也达到1.8万。

  穆尼奥斯也是驳斥西方有关新疆人权指控的著名外国博主之一。他的看法和巴里类似,西方媒体通过“凭空制造敌人”试图逃避自己国家的问题。

这些外国网红 战斗在与反华者交锋的第一线 哥伦比亚网红穆尼奥斯

  “我是从2018年开始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最开始的受众对象主要是在中国工作的外籍教师和英语老师,因为我在2005年时开办了自己的语言教学中心。但在2019年左右,我注意到了一些外籍老师在传播有关中国的错误信息,用谎言或一些半真半假的话恶毒地攻击中国。就是在那时,我觉得我有必要站出来,纠正他们传播的信息。”穆尼奥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这名哥伦比亚教师告诉记者,虽然他经常被媒体贴上“亲中”的标签,但他本能地反对把一个人的政治观点简单地划分为“亲中”或“反华”,“这样的标签是有毒的”,他表示,“我一直追求的是对中国的公平报道,因此,我更希望被称为‘一个客观公平的中国博主’。”

  在穆尼奥斯看来,自己的努力意在推动更多西方民众在看到主流媒体上有关中国的报道,尤其是充满了攻击的报道时,能够独立思考,而非完全不假思索地相信。

  “我相信有些人已经意识到了(西方媒体报道和真实中国)信息的差距,他们变得更加好奇了。在我的视频评论区,已经有很多人提问,‘我在电视上看到某某某事,这是真的吗?’我想,这些人已经睁开了眼睛。这是一件好事。”

  比起其他攻击,最让穆尼奥斯恼火的是一些“他找到了在中国的财富密码”“他收取中国政府的钱”的抹黑,因为这纯属子虚乌有。“这些言论是在暗示我的视频内容不真实,他们希望打消受众对我的信任”,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收入问题是自己的隐私,但他仍选择公开解释,以回应“财富密码”的质疑。

  “一些仇恨者称,我在YouTube上一个月只能赚200到400美元,那么,我是如何靠这么少的钱维持生计的?于是,他们说我肯定收了中国政府的钱。”穆尼奥斯解释说,但事实上,他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工作本身的收入已足够他过上舒适的生活,而他的妻子也非常支持他。在YouTube上只有一些谷歌广告收入,“绝对没有谁给我钱让我替谁说话。”

  他同时澄清,自己的确曾被邀请访问过中国的一些地方,由组织方支付费用,但在此过程中,他有表达对旅程中所见所闻任何评论的绝对自由,没有任何人指示他说什么。“那为什么我的这些视频都是正面的呢?因为我在中国确实看到了很多好事情啊。”▲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2441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