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社交机器人不善也不恶,关键是如何规制

      在万物互联的5G时代,媒体智能化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和发展方向。人工智能技术与媒体如何…

   

  在万物互联的5G时代,媒体智能化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和发展方向。人工智能技术与媒体如何融合?智能化会带来哪些媒体伦理问题?进入智能时代,媒体如何做好社会的“瞭望者”?新浪新闻、封面新闻联合推出《未来媒体访谈》节目智能媒体专题,探讨与智能媒体相关的问题。

  本期访谈嘉宾:

  张洪忠,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教授,传播学博士,新闻出版业科技与标准重点实验室“新闻出版大数据用户行为跟踪与分析实验室”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张教授在SSCI刊物和CSSCI等各类中英文学术刊物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资本影响下的中国传媒业》、《转型期的中国传媒公信力》等4本专著,合著和编著5本,主编3本。承担了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社科基金课题,以及近五十项省部级和横向课题,长期开展大型调查和网络数据挖掘与分析工作。

  张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为传播效果测量、智能传播、传媒公信力。

  以下为访谈实录:

  未来媒体访谈:

  智能机器人的出现,它已经成了社交媒体上的重大参与者。那么,它对我们的信息舆论的生产将会产生哪些影响?

  张洪忠:

  社交机器人,简单的说就是我们一种人工智能的技术就在社交媒体上,有人的形象,与人交流的,一种算法的那么一种账号。那么这些账号呢,就假扮人的账号来跟人沟通,但是我们不知道他的背后是机器来运作的,比如在Twitter,在Facebook上面很多的社交机器人。

  2016年的时候美国总统选举里面,多种数据都显示20%左右的信息是社交机器人发出来的。那我们北师大的团队,我们做2018年中美贸易战、2020年3月的新冠疫情在推特上的那个检测也是20%左右的关于这些疫情的信息是社交机器人发出来的。社交机器人已经成为影响全球舆论市场的一个重要的一股力量,所以从技术角度来说,社交机器人是我们目前用的最成熟的在舆论领域里面一种人工智能技术。

  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话,自然语言是人工智能这顶皇冠上的明珠。那么社交机器人就是我们自然语言这顶皇冠上的明珠。所以,社交机器人因为他有强大的对话系统,很多是开放域的,这个做到是很不容易的。

  社交机器人当然也不是坏的,是恶意的,也有善意的。比如说微软小冰,她是善意的,微软小兵在微博、微信跟人聊天在全球。然后微软小冰也出诗集、也唱歌,做主持人等等。我们跟微软亚洲工程研究院联合成立了一个人工智能与未来媒体实验室。那我们的团队就参与到当时微软小兵的写作盒子的开发,机器写作分两种,搜索型写作和深层型写作,我们用的深层型写作技术,是比较难的。那么小冰写作盒子,我们两三分钟可以写5000字、6000字、7000字。还有,我们国内比如商业机构都在开发社交机器人。比如你在淘宝里面买东西的时候,你也会遇到很多语音对话,他其实也是种机器人。我们今天所讲的是在社交媒体上。参与舆论的这样的一个社交机器人,这部分群体,我们叫政治机器人,就是社交机器人里面一个非常小的一个部分,那么这块群体我们研究的比较多,那么它已经成为整个舆论环境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方面。

  比如说英国脱欧的投票前两个月,大量的Facebook 、Twitter账号里面,是支持脱欧的。两个月投票一结束以后,这些账号突然就沉没了。但是后来这些账号又在法国的选举里面又出现了、又活跃了。里面关于参与政治的这部分叫政治机器人,已经形成一个全球的地下产业链。就像雇佣军一样的,那么这些账号做溯源处理的时候,你会发现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比如说来自于不同的非洲国家、南亚国家,所以这个是一个社交机器人已经在舆论领域里面应用的非常的广泛,他已经成了我们整个舆论的一个重要的力量。

  未来媒体访谈:

  我觉得这个技术,它好还是不好,关键还是什么人用它。有些时候,比如说我们对社交机器人的理解可能是网络水军,他为了达到某一种政治的目的或者一些什么目的,但这不是一种对真实舆论场的一种扭曲吗?

  张洪忠:

  社交机器人有恶意的和善意的,所以这里面提出很多政策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就是说我怎么来看待社交机器人传递信息和有学者们也做了这方面很多的研究,比如说我们怎么规范他的行为,需不需要自己自我地、自动说我是机器人?怎么样来做一个法律的规范、伦理的规范、背后算法操纵者的伦理的规范,这些都需要我们来做很多的研究,他是一个新的事物,那么这个里面,我们就需要让他走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而不是随便地不按轨道来前行。但是我们现在学界都开始大量的开始关注,比如我们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我们2019年举办了首届社交机器人论坛,就是跨学科的。计算机、自然语言学科的很多学者,包括微软的、腾讯的、阿里的、京东的、字节跳动的,都参与了我们这个论坛。我们到目前已经举办了四届论坛,今年将在北师大举办第五届论坛。那么,我们将从跨学科,从基于技术传播,从技术到政策法规,来全方位地讨论这样的一个新事物会怎么样发展。

  未来媒体访谈:

  除了比如说社交机器人运用在海外的这种政治类的选举,它可以有操纵舆论这样的形式,如果是在我们国家,一般会是什么样的主体会主动的、大规模的运用这个社交机器人?

  张洪忠:

  你要知道做社交机器人,首先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我们今天的信息生产,信息传播,互联网信息市场的传播,正在由农业社会式的手工生产变为信息化社会的机器生产。根据我们的实验室的一些数据还有机构的一些数据,就发现有些报告说全球互联网市场里面,机器生产的信息占到50%,也有说占60%。因为机器,它是不知疲惫,在社交机械的识别里面,有一个传统的方法叫钓鱼法,你想知道哪些是社交机器人,你就不停的注册新的账号,自动来加你好友关注的,他一定是机器账号,那么这些都可以识别出来。但是这个层出不穷,它技术的迭代是很多的,所以我们整个信息的生产有这样的转变,就是我们进入到一种真正的信息化时代,我们要注意我们信息化时代不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的通路。通路只是一个方面,信息化时代还有一个概念是什么,信息的机器生产也是构成我们信息化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未来媒体访谈:

  所以说,您对社交机器人其实还是比较积极的评价?

  张洪忠:

  所有的技术都是一个中性的技术,需要人去规制它,怎么样去规制它才是最重要的。技术本身,对我们人类来说,本身是有利的,但是同时,任何一个技术没有好的规制的时候,它也会产生负面作用,关键是我们人怎么去利用好这个技术。这个技术本身是没有问题,对不对?另外一点我特别要强调一点,社交机器人作为我们人工智能技术,在传媒领域里面应用的比较成功的这样的一项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我们不要把它夸大化,它就是个技术的升级,不要以为他无所不能。人工智能技术,他毕竟背后规则是人定的。所以对人工智能技术,我们不需要去基于好莱坞电影来想象。好莱坞电影它是想象来的,人工智能技术是不可能的。所有规则都是我们人制定的嘛。

  未来媒体访谈:

  那你认为未来的这种社交机器人,它会向哪个方向去发展?

  张洪忠:

  社交机器人未来肯定会成为我们重要的一个信息的交流和传播,比如说我们这么多人孤独啊,失眠症啊,不可能一个人陪你,聊12小时呀,对不对?社交机器人可以陪你聊天、为你解闷,我们专门可以开发这样情感的机器人。在我们社交机器人小组里面,清华大学的黄民烈老师,他们也在开发基于满足人类情绪需要的对话机器人,就基于这种情绪给你缓解。他们也尝试过做抑郁症的那种治疗智能机器人,根据心理学家的基础研究,确定我跟你聊什么东西、跟怎么聊,能够降解人的抑郁程度。因为他可以不停地跟你聊你感兴趣的,这块难度特别大,但是在情绪的安抚上面是有作用的,现在,他们在做很多这种工作。

责任编辑:智惠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237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