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辽宁抚顺女童被虐待案宣判:两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6年和3年

  原标题: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故意伤害、虐待一案一审审理、宣判   来源: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   2…

  原标题: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故意伤害、虐待一案一审审理、宣判

  来源: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

  2021年10月13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女)故意伤害、虐待一案,并于当日进行了宣判。

  经一审审理查明,2020年2月至5月,被害女童佟某某(时年6岁)在与被告人刘某彦(佟某某母亲)及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男友)共同生活期间,频繁遭到陈某威采用各种暴力等手段实施的伤害及虐待。刘某彦身为佟某某的法定监护人,未有效阻止陈某威,不仅一再放任陈某威的行为,而且时而参与殴打、虐待佟某某。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陈某威给佟某某洗澡时,故意将水温反复调至最高和最低档位浇淋佟某某,将佟某某烫伤,直至伤口感染严重,二被告人才将佟某某送往医院救治。经鉴定,佟某某身体损伤程度为一处重伤二级、五处轻伤一级、五处轻伤二级、一处轻微伤。

  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威使用暴力等手段多次故意伤害被害女童身体,致被害女童一处重伤、十处轻伤,且经鉴定构成多处伤残,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陈某威与被告人刘某彦系同居关系,其在与刘某彦及被害女童共同生活期间,以殴打、体罚、冻饿等方式,长期、频繁对被害女童进行摧残、折磨,情节恶劣,其行为亦构成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刘某彦身为被害女童的法定监护人,虽曾带被害女童躲避陈某威施暴,但终未采取有效措施阻止、防范,而是放任陈某威伤害、虐待并时而参与其中,其行为亦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在共同伤害犯罪中,陈某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虽其认罪悔罪,但陈某威故意伤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且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在共同伤害犯罪中,刘某彦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真诚悔罪,认罪认罚,依法可以对其减轻处罚。综合考量二被告人的犯罪对象、犯罪动机、手段、情节、后果、社会危害性及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为切实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依法惩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犯罪,经合议庭评议和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陈某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被告人刘某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陈某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佟某某人民币202767.35元。

  宣判后,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当庭均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相关新闻

  抚顺6岁女童受虐案明开庭,其父:孩子心理辅导一年仍做噩梦

  来源:@红星新闻

  近日,辽宁“抚顺6岁女童遭亲妈及其男友虐待”一案有了新进展。10月12日,女童蕊蕊的父亲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该案原定于12日开庭审理,但因故取消。

  家属代理律师、辽宁必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杜振家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今天(12日)原定开庭审理的是“我们要求撤销蕊蕊生母刘某监护人资格这部分”,临时调整为延后审理,13日上午将开庭审理该起虐待案的刑事附带民事部分。

  律师杜振家还称,截至目前,刘某及其男友陈某威没有进行过任何道歉和赔偿。

辽宁抚顺女童被虐待案宣判:两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6年和3年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11年,佟先生经朋友介绍认识刘某并成婚,2018年12月两人离婚,蕊蕊跟了刘某。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11月,刘某通过网络认识陈某威,之后二人确立恋爱关系,刘某带着孩子与陈某威同居,三人共同居住在顺城区某地。

  2020年2月至5月,在刘某的住宅以及陈某威本人租住的房屋内,陈某威多次以各种理由用热水烫、用拳脚和洗衣板殴打、用钳子拔牙等方式伤害蕊蕊,造成蕊蕊身体严重烫伤、多处骨折。

  同时,陈某威还对女童用针刺入大腿、让其睡地砖、不给盖被、长时间跪洗衣板、用烟头烫其身体、逼迫其吞咽烟头、吃猫粮、吃猫屎、不给饭吃等残忍手段,造成女童蕊蕊体表多处损伤,并且不及时将其送医救治。

辽宁抚顺女童被虐待案宣判:两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6年和3年蕊蕊体表烫伤被评定为重伤二级 受访者供图

  刘某在陈某威殴打、虐待蕊蕊时,不仅不当场进行阻止,反而伙同陈某威一起殴打蕊蕊,还不及时送其就医。2020年5月21日,因感觉女童蕊蕊伤势严重,两人将其送至医院。同时谎称孩子治病需要钱,向蕊蕊姥姥讨要医药费,后孩子姥姥赶到医院后发现外孙女伤情后报警。事后,刘某以及陈某威分别因虐待罪及故意伤害罪被检方批准逮捕。

  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情发生近一年来,蕊蕊一直在接受心理疏导,并且已经开始上学。“总体来说恢复的还可以,原来做噩梦喊都喊不醒,现在虽然也会做噩梦,但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

  “(蕊蕊)现在睡觉还要开着灯睡,比如插个小夜灯。前一阵挺好的,都能自己睡了,但这两天又开始有些害怕,自己睡觉时会跑过来。”佟先生称。

  佟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蕊蕊经治疗后脸部仍有伤痕,“最明显的是嘴部,被打火机烧的嘴唇都烧没有了。她现在还小,不懂这些,但过几年到青春期就不敢保证了。”

  对于此次开庭,佟先生气愤地说,“哪有啥诉求,严惩就完事了。”

  微博网友热议

点击进入专题:

新闻热点精选

责任编辑:刘德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232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