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原标题: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

  原标题: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刘琴

  视频剪辑 向莹

  在断断续续下了十几天的雨后,10月10日,山西省安泽县的连日大雨终于停了。

  这个位于山西临汾东北部、太岳山东南麓的小县,上次遭遇洪水还是28年前。

  路面塌方、桥梁垮塌、田地被冲毁,损失惨痛的安泽是暴雨成灾后的山西县城的一个缩影。而这几天,山西多个地区在霜冻和寒潮预警之下气温骤降,这给救灾物资运送和灾后重建,带来了不少困扰。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救援队员腿在冷水里抽筋

  在安泽县蓝天救援队队长连贺龙的记忆里,安泽县上次遇到洪水还是1993年。

  “听村里老人说,1993年沁河的水位已经涨至与堤坝平齐了,那时的堤坝才高出路面两米。今年国庆最后两天,沁河的水位也一度高至与堤坝平齐,但今年的堤坝比1993年又高了好几米。”连贺龙说。

  10月6日,安泽县街边的河流护栏轰然坍塌,成片的树木和路灯倒入河内。安泽县灾情进入公众眼帘。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安泽县一处路面塌方

  10月6日、7日是沁河水位最高的两天,连贺龙白天奔波于受灾村庄运送物资或运输村民,晚上则彻夜守候在沁河沿岸,预备在紧急时刻随时成为县消防等部门的增援力量。

  然而在10月7日,安泽蓝天救援队在沁河边的库房被大水冲垮,全部救援设备几乎都不见踪影。连贺龙只好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恳请社会力量增援皮划艇等救援物资。

  10月10日,极目新闻记者见到连贺龙时,他表示爱心人士捐赠的装备已在运输途中,目前他们车上装载的装备都是向当地应急管理部门借的。

  除了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大雨加上低温更是给救援队的工作增加了难度。

  救援任务来得急,洪水救灾经验也不多,救援队队员经常只穿一件救生衣就前往一线。到了现场,水深没到大腿,来不及思考便一脚踩进去,连贺龙和副队长魏小强为此腿都抽过筋。

  “救援现场感觉不到冷,但晚上睡觉腿就抽筋了。最冷的时候,腿在水里就会开始抽筋。”魏小强说。

  10月6日一早,魏小强接到通知,村里有大娘因腰疼行动不便需要转移。赶到现场的魏小强挽起裤腿,走进没到小腿位置的水中,将大娘背过漫水桥。次日凌晨,魏小强因为腿部抽筋痛醒,下床走了10多分钟才缓解。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10月6日,蓝天救援队救援一位哮喘老人(蓝天救援队供图)

  同一天,连贺龙前往村庄转移一位哮喘老人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仅仅穿上一件救生衣就出发的他,遭遇了感冒和小腿抽筋的双重袭击。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连贺龙两只袜子颜色不同

  10月10日,安泽县的雨终于停了,但连贺龙还穿着两只不同的袜子,一只黑色,一只蓝色。停水洗衣不便加上连日天气阴冷,他的袜子还没干透,“成双的袜子没干,只好一样找一只干的穿上。”他说。

  30公里距离6座桥断了4座

  受此前大雨影响,安泽县路面塌陷处不计其数。10月10日,极目新闻记者现场看到的就有十多处。

  雨灾之下,县城多个地方还停电了。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冀氏镇商户均用发电机供电

  安泽县县城内某小区和相邻的小区已经停电5天了,仅有的一台发电机只能两个小区共用。“我们小区一共有140多户人家,隔壁小区多少户不清楚。一台发电机我们每个小区轮流用2小时。”一位居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因为停电,小区5楼住户至今上水困难。

  从安泽县城顺沁河南行30公里至马壁镇,记者沿途看到,沁河上6座桥中有4座都被河水冲垮。而每座桥对岸都连接着一个村庄,桥断就意味着物资运输受限。连贺龙介绍,沁河流经安泽县约百余公里,像这样被冲垮的桥可能有几十座。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桥对面那些村子的物资到现在坚持快10天了,未来几天物资运输肯定是大问题。”忙着开车往村里运送物资的连贺龙皱着眉头说,“村民要吃喝,物资要得急,但这些路桥的重建很麻烦。刚才来的路上有的路塌的只剩一半了,工程车辆进不来,天又冷,路桥修复的时间会更长。”

  途中,连贺龙在冀氏镇停下,希望多买几袋面粉送到村里。但因为刚刚通车,镇上的粮油店物资还未补足,连进了3家店,连贺龙才凑齐6袋面粉。

  极目新闻记者看到,因为停电,镇上的商店大多用起了发电机。

  最缺给村民送物资的无人机

  连贺龙要去的地方是马壁镇东里村。东里村位于沁河河东,去往东里村的漫水桥至今淹没在水中,水深超1米而且水流湍急。进村最快的一条路受阻,要想进村,只能绕着山走。

  极目新闻记者跟着连贺龙的皮卡车随山路行进。一条泥泞陡峭的山路蜿蜒盘绕,上山下坡10余公里。当运送物资的车辆进入村时,村民们的脸上挂满喜悦,这是暴雨后进村的第一车物资。

  该村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事实上9月22日东里村就下了一场大雨,河水漫过进村的桥面,车辆从那天起就进出不了村了。而村民进村出村,只能靠走另一座横跨沁河的钢索吊桥。但降雨此后并未中止,10月6日,这座离水面10余米高的钢索吊桥也被洪水冲毁。村民说,印象中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暴雨。

  东里村村内,村民的庄稼也有部分受损。“减收肯定是有的。”村民说,10月原本是玉米丰收的时节,无奈连日大雨,村民沿河栽种的玉米地都被冲毁。

洪灾和寒潮袭扰下的山西县城:多座桥遭冲毁物资运输难,救援人员冻得腿抽筋 洪水退去后的玉米地

  目前,东里村村民们的吃住未受太大影响。村里曾因降雨导致整村断电,现已经在村企的支持下恢复。

  从安泽县城前往马壁镇途中,连贺龙接到了5个捐赠物资的电话,还有2支外地救援队问是否需要外援,他都拒绝了。“皮划艇、救生衣都不需要了。现在安泽主要缺无人机,能吊20公斤重物的那种,用来给河对岸的老百姓送生活物资。”他说。

  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后,连贺龙越发繁忙,微信好友猛增了700多人。他还接了1000多个电话,都询问是否需要人力支援和捐赠物资。最远的一个电话来自英国的华人企业家,对方问连贺龙是否要雨靴,1000双够不够。“手机一直充着电,都快冒烟了。”连贺龙说。

  魏小强则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现在运送物资的行程已经往后排了好几天,明天他又要去两个村。“桥断了,送物资要绕路,所以一天走不了几个地方。”魏小强说。

点击进入专题:

山西出现大范围强降雨

责任编辑:王珊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229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