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澳外长防长访韩聚焦“地区安全”,抛售“印太战略”

  原标题:澳外长防长访韩聚焦“地区安全”,持续抛售“印太战略”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

  原标题:澳外长防长访韩聚焦“地区安全”,持续抛售“印太战略”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在结束对印度的访问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防长达顿于13日抵达本次亚洲行的第三站——韩国。据美联社13日报道,佩恩和达顿在首尔分别与韩国外长郑义溶以及防长徐旭举行会晤,讨论双边合作和地区安全问题。达顿在会前发言时强烈指责中国造成地区不稳定,强调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合作促进地区安全的重要性。有分析称,两名澳官员在出访期间不断向被访国家官员抛售军事合作计划与“印太战略”,明显有拉拢中国周边国家进行合作的意味。

  据韩媒报道,韩国与澳大利亚外长、防长2+2会议每隔一年举行一次,13日举行的会议为第5次。此次2+2会议举行前,文在寅在青瓦台会见了到访的两名澳大利亚部长,并强调“两国都背负着搞好对美、对华关系的课题,为此应加强战略沟通”。纽西斯通讯社13日报道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会见两人时表示,今年是韩澳两国建交60周年,韩国十分重视与澳大利亚在外交、安保领域开展合作。两国都是代表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也是民主典范国家,应在疫情应对、气候环境、裁军和防核扩散等全球性领域加强战略沟通。

澳外长防长访韩聚焦“地区安全”,抛售“印太战略”文在寅会见澳大利亚外长及防长。

  对此,佩恩表示,两国既是友邦又是战略伙伴国家,尤其在战略领域的合作很多。韩国政府的“新南方政策”再一次彰显印太地区包容性、开放性以及遵守规则的重要性。她还称,在解决朝核问题以及实现半岛和平方面,开展对话与密切协调是最重要的核心事项,相信澳韩两国通过合作可以完成很多工作。达顿称,已就印太地区存在的不确定性及其影响与韩国防长进行了沟通,希望两国在实现地区和平与繁荣方面继续开展合作。

  据韩媒透露,在13日下午举行的韩澳2+2会议上,韩方强调了“两国加强在安保领域合作的重要性”,而与中国持续发生摩擦的澳方则强调了“民主主义和国际规则”。韩国《国民日报》13日报道称,韩外长郑义溶当天在韩澳2+2会议上表示,近期全球性流行病持续加剧国际局势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这让韩澳两国间沟通与合作的重要性尤为凸显,而此时两国举行2+2会议可谓正当其时。韩防长徐旭则表示,地区内不稳定因素渐增,除传统威胁之外,网络、气候变化、流行病等非传统领域的威胁也逐渐增加。在此背景下,韩澳开展国防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国安保,也是对地区安保做出的一大贡献。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13日报道,澳韩双方当天在首尔谈及新的国防与军工合作协议。韩国将在澳美主导的“护身军刀”军事演习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同时,澳韩美达成一项新的国防工业三方合作计划,澳大利亚正在评估一项从韩国进口装甲运兵车的采购协议。澳韩双方达成的其他合作意向还包括促进多边贸易合作,如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为网络空间和关键技术制定全球规则和规范的谅解备忘录;共同建立供应链弹性,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和降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破坏。

  在到访韩国之前,澳外长和防长先后访问印度尼西亚和印度。分析人士称,两人此次亚洲行带有明显为总理莫里森访美“打前站”的意味。本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菅义伟和莫里森将在华盛顿举行“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峰会。《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13日引述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艾伦·金格尔的话报道称,澳官员选择在访美前“探路”印尼、印度和韩国旨在“测量西亚(意指南亚)、北亚和东南亚的温度”。金格尔认为,印尼和韩国对澳大利亚具有特殊意义,“印尼是东南亚地区对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国家。我们必须一边管理与中国日益复杂的关系,一边关注我们在东南亚的合作伙伴的想法。”关于韩国,他提出“韩国是一个在地理上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靠近中国腋窝的国家”,但“首尔就地区事务发表的意见明显不同于东京”。他坦承,印尼和韩国虽然与中国存在分歧,但对加入“四方安全对话”持冷淡态度。

  对于澳外长、防长的到访,纽西斯通讯社、Edaily新闻网等韩媒不约而同指出,虽然澳方在韩澳2+2会议中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通过“地区正面临经济压力以及来自外部的干涉”等表述,迂回地向韩方表达“韩国有必要积极参与由美国主导的对华包围圈、牵制中国影响力”的想法。《韩国经济》13日也评论称,澳大利亚是积极参与美国围堵中国战线的核心国家,此次通过与韩国举办2+2会议,澳方可能力邀韩国在“四方安全对话”“五眼联盟”等对华包围战略中发挥积极作用。

  有澳大利亚智库13日发表评论文章称,澳政府目前正根据2020年更新后的国防战略加强澳在亚太地区的伙伴关系。虽然澳韩的贸易和外交关系强劲,但双边安全关系并不发达。西澳大利亚大学国防与安全研究所9月初也曾发表题为《新黑天鹅战略文件》的报告,提出推动澳韩关系发展的关键步骤。在报告中,澳大利亚前驻韩大使威廉·帕特森称,澳韩安全关系可以利用美澳伙伴关系的深度,暗示韩国加入美澳日等国呼吁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不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韩裔学者彼得·李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采访时提到,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将于本周二抵达韩国进行访问,他认为首尔不太可能在中国外长访韩前发表任何强硬声明,强调首尔当前的重点是朝鲜。

责任编辑:祝加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189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