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

  原标题: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   2001年9月11日清晨,2架被恐怖分子劫持…

  原标题: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

  2001年9月11日清晨,2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撞向纽约曼哈顿世贸中心双子塔,随后,燃烧中的双子塔相继倒塌,这一瞬间仍是许多人的噩梦。

  “9·11”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2001年10月7日,美国以捕获本·拉登,剿灭“基地”组织为由,入侵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权。20年后,塔利班重返喀布尔,美国完成了撤军,结束了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却也留下了一个伤痕累累的阿富汗。

  在这20年间,没有“9·11”记忆的美阿“00后”也已经长大了,他们如何看待当年的恐怖袭击?对他们来说,“9·11”事件作为美国入侵阿富汗的理由合理吗?美国在阿富汗这20年间,真的帮助了他们吗?新京报记者连线了两位来自美国和阿富汗的“00后”女生,她们彼此分享了对“9·11”和阿富汗形势的看法。

  美贝尔(Mei-Belle)出生于2000年,中文名叫孙梦唐,来自美国费城,是一个20岁的亚裔美国女生,因为父母都来自中国的缘故,她中文讲得非常流利,现在是密苏里州东部城市圣路易斯的一名大三商科学生。

  舒克莉亚(Shukria)也在学习中文,已经通过汉语水平测试4级。她2002年出生于喀布尔,一家人已经在喀布住了20余年,现在是玛丽法特孔子学院的学生。

  “00后”美国女生对话“00后”阿富汗女生。

  【简介】

  美贝尔(Mei-Belle):一个20岁的亚裔美国女生,来自美国费城,现在是密苏里州东部城市圣路易斯的一名大三商科学生。

  舒克莉亚(Shukria):2002年出生于喀布尔,她一家人已经在喀布尔住了20余年,现在是玛丽法特孔子学院的学生。

  “9·11”事件对美国和阿富汗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新京报:你们两位都是“00后”,对“9·11”没有任何记忆,但是毫无疑问你们也一直生活在“9·11”的阴影之中。请问你们对“9·11”有什么印象?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对“9·11”的看法有所改变吗?

  美贝尔:是的,这20年来我对“9·11”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

  早些时候,提起“9·11”事件,我首先联想到的是美国人对中东地区的看法。这一事件刚结束的那段时间,美国人经常妖魔化中东地区,觉得中东地区的人十分可怕。我并没有那么想,但是那段时间周围的人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我觉得到今天仍然如此,很多人倾向于妖魔化中东。

  现在我很清楚地认识到,实施“9·11”恐怖袭击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这也是关于“9·11”事件最大的问题,即人们过分关注袭击者,而忽视了“9·11”事件对美国人民的实际影响。

  现在的我,更关注“9·11”受害者承受的痛苦和悲伤,这些受害者碰巧是美国人,但这件事与国籍无关。

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小时候的美贝尔。受访者供图

  舒克莉亚:“9·11”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重大历史事件,大约有近3000人因此丧生。对于美国人来说,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亲人朋友,我觉得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事件带来的伤痛。

  这个事件也对阿富汗造成了深远的影响。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是这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而本·拉登那时候在阿富汗,受到了塔利班的保护。也因此,美军入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致力消灭阿富汗的恐怖组织。

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小时候的舒克莉亚。受访者供图

  美贝尔,你觉得美国入侵阿富汗的这个理由合理吗?

  美贝尔:在这方面我的知识比较有限,但是我认为一开始美国为了找到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反击“9·11”事件的攻击者,入侵阿富汗是对的。为了打击“基地”组织,这是有必要的。但我认为在基本消灭了“基地”组织之后,美军不应该继续留在阿富汗。

  美国想让我们觉得美阿之间关系很好,但是他们失败了。美国大使馆的官网上写着,阿富汗跟美国在经济方面互帮互助,两国关系很好,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有几百万生命在这过程中受到伤害,而这些受到伤害的民众并非美国人或是美国的合作国家,大部分都是阿富汗人。

  所以,我觉得美国并不应该持续留在阿富汗,因为以此换来的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对富有国家(即美国)更友好的经济关系,这是美国入侵阿富汗的可怕后果。

  我也想听听,你是否觉得当年美国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了解的塔利班并非只有负面消息,但这也可能是我的偏见。

  舒克莉亚:你觉得塔利班政权并非只是负面的,我觉得这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在塔利班政权下生活过。

  我同意你的看法,即一开始美国在阿富汗找到本·拉登,消灭“基地”组织是有必要的,但是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他们不应该继续留在阿富汗。结果,美国在阿富汗基本消灭了“基地”组织,也杀了本·拉登,为什么这之后美军还要留在阿富汗?

  美贝尔: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我认为美军不应该在基本消灭“基地”组织之后还留在阿富汗,这是美国在阿富汗事件上最大的错误。他们做了他们所需要做的之后,本来可以就此离开阿富汗,但是美国并没有这么做。

  阿富汗要建立民主政府,不应该由美国充当老师

  美贝尔:我觉得美国留在阿富汗就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当地的资源,与阿富汗建立良好的经济关系。

  因为美国觊觎阿富汗在中东地区的地理位置,所以他们利用当时的形势,没有结束对阿富汗的入侵。

  美国一直以来都利用其他国家的人民和资源,可是在伤害了他们之后,又弃之而去,让他们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美国就像是肇事司机,撞坏别人的车然后又逃走,让他们自己解决美国造成的伤害。这种情况下,受害者当然很难把伤害处理好。

  舒克莉亚:我认为美国只想到了他们在阿富汗可以攫取的利益。当他们觉得获得的利益已经差不多了的时候,他们就把阿富汗留给了塔利班。这也不局限于美国,很多国家都只想到了利益,而非真的关心阿富汗,关心阿富汗当地的民众。

  我觉得如果其他国家要支持阿富汗的话,现在就应该支持潘杰希尔地区,如果他们做得到,我认为他们就不仅仅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因为潘杰希尔的反塔利班势力现在需要支持。

  美贝尔:你说的支持是指什么?军事支持还是经济支持。之前美国试图撤军的时候,塔利班进行了反击,情况很糟糕,之后美国再次派军。这种情况或将只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不确定美国再次对阿富汗进行军事支持对阿富汗人民来说是件好事。

  舒克莉亚:我认为他们可以以任何形式支持潘杰希尔地区,空中的或者陆地的军事支持都可以。

  是的,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阿富汗,但是他们只教育了很有限的人群。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情况就不太好,女性现在还不可以上学和工作,女性也上街抗议了。

  我也想问你,美国在阿富汗这20年间试图建立一个民主的政府,你觉得这个民主政府真的可行吗?

  美贝尔:我认为在阿富汗建立一个健康的、公正的民主社会是可行的,但是我觉得美国并没有证明这一点。即便阿富汗要建立一个民主政府,我也不认为应该由美国充当这个老师。

  舒克莉亚:我觉得阿富汗可以建立民主政府,但美国那种西方民主政府在阿富汗行不通。

  恐怖袭击是完全无必要的罪恶行径,没有任何存在的理由

  新京报:你们是怎么看待恐怖袭击的?

  舒克莉亚:事实上,即使是美国在阿富汗驻军的这20年里,阿富汗也一直存在恐怖袭击。我们甚至不知道谁应该为这些恐怖袭击负责,而过去这些年以及近期因为恐怖袭击死去的阿富汗人已经好几千了。在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前夕,喀布尔机场还发生了恐怖袭击。

  美贝尔:我觉得恐怖袭击是完全无必要的一种罪恶行径。世界上很多事物很消极,但很多可能有其多面性,即消极的事物中也有积极的一面,但恐怖袭击不是。策划这些袭击的人只是想让其他人害怕,其出发点毫无意义、非常自私。

  舒克莉亚:你在美国看到穿着布卡(穆斯林罩袍)的人会感到害怕吗?

  美贝尔:我不会。但我知道,确实有仇外主义者会将穿布卡的人和恐怖分子联系起来,但这显然是没有直接关联的。

  美国和阿富汗性别不平等存在形式不同

  新京报:作为女性,你们是否觉得自己的权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犯?

  美贝尔:据我了解,在阿富汗,女性权利受到了很大限制。女性无法接受教育,无法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出门,甚至女性的生命安全也受到了威胁,很多基本的女性权利都被剥夺。

  对你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来说,这件事情是如何影响你的?

  舒克莉亚:所有阿富汗人,尤其是对阿富汗女性来说,现在的生活都跟之前很不一样。女性都会穿着布卡出门,出门也一定会跟着自己的哥哥弟弟或父亲。现在情况非常艰难,很多人都很害怕塔利班。

  作为一名亚裔美国女性,你在生活中有感受到或遭遇过种族歧视吗?你有感受过性别不平等吗?

  美贝尔:确实有的。有些直接一些,会给我起黑称。有些比较隐晦,可能就是一些白人不那么愿意和我交朋友,对非白人带有强烈的偏见。但我身边的朋友都很多样化。

  在性别问题上,我觉得在美国女性是享有某些特权的。但不是在所有方面都是如此,譬如女性的工资可能没有男性高,堕胎仍然是一件天大的事儿——有的地方不允许堕胎,有的则规定几周后不允许堕胎。但我觉得这些不完全是法律上的权利,而是对男性和女性截然不同的态度。

  新京报:你们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是什么?或者说,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美贝尔:我目前最希望这学期能取得好的成绩,然后明年或什么时候疫情缓和了可以出去玩儿。毕业之后的话,我希望能在纽约的娱乐行业找到一份工作,最好是公共关系类的。

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现在美贝尔是密苏里州东部城市圣路易斯的一名大三商科学生。受访者供图

  舒克莉亚:目前,所有阿富汗人的未来都不确定。尤其是塔利班上台后,可能会再次压迫人民的权利,尤其是女性的权利。

  但如果未来大学重新开放,我希望能去上大学,并且顺利完成学业。之后,我希望能为我的国家、我的人民做一些事情吧。

美阿“00后”女生对话:美军不该在阿富汗待这么久来自阿富汗的舒克莉亚是玛丽法特孔子学院的学生。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你们有什么想跟对方说的话吗?

  美贝尔:舒克莉亚,可以跟你聊天实在太好了,非常感谢你真诚地跟我进行对话,让我听到了来自阿富汗的很有见解的声音。

  我希望这场危机可以尽快解除,你的生活也可以尽可能地回复正常。你可以再次上学,妇女也可以享受更多的权利,阿富汗的孩童们也能平平安安。

  舒克莉亚:美贝尔,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今天跟我进行这场对话,跟我分享你的看法。我希望你可以拥有一个快乐的、成功的人生。谢谢!

  新京报记者侯吴婷谢莲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1841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