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菅义伟“走投无路”的一周:孤注一掷,被迫弃选

  原标题:菅义伟“走投无路”的一周:孤注一掷,被迫弃选   “首相,请回答最后的问题。”“请详细说明。”记者…

  原标题:菅义伟“走投无路”的一周:孤注一掷,被迫弃选

  “首相,请回答最后的问题。”“请详细说明。”记者们高举录音笔向前挤,而刚刚宣布不会寻求连任的日本首相菅义伟一脸波澜不惊,双手贴裤缝缓缓鞠了一躬,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场,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菅义伟“走投无路”的一周:孤注一掷,被迫弃选 日本首相菅义伟人民视觉图

  9月3日下午,《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在东京街头派发“号外”报纸,标题栏印着巨大的黑体字“菅首相将离任”。一些行人接过报纸后,撇了一眼便折起来继续疾行,日式政治冷感并无太大改观。

  而此时的永田町却一阵骚动,得知首相弃选的政客们面对镜头时均直言“震惊”,但各自内心是惋惜抑或暗喜,不得而知。

  菅义伟的转身离去留下诸多谜团。自民党总裁选举在即,上周他出乎众人意料地发起党内人事调整计划,准备背水一战。在政界等风来之时,他又猝不及防地自断首相之旅。

  从力挽狂澜到放弃连任,这一周菅义伟经历了什么?

  8月最后一夜

  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8月29日),日媒“首相动态”栏目罕见地只刊出了一条信息:在东京赤坂的众议院宿舍度过。这是菅义伟5个月来第一次全天休息,在此之前他已连续工作153天,超过前任安倍晋三创下的纪录。

  而在这一天的闭门修整后,他将迎来政治生涯的关键之战。

  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干事长代理林干雄是菅义伟核心圈心腹,休息日过后的周一他们接到通知,匆匆前往首相官邸。据共同社报道,8月30日,菅义伟与二阶会谈约半小时,探讨应对自民党总裁选举的“作战计划”。

  二阶俊博担任干事长超5年,党内充斥不满之声,此次总裁候选人岸田文雄又在此话题上大做文章,因此收获了一些支持。面对困难局面,菅义伟不得不考虑“弃车保帅”,但面对二阶这位“伯乐”他欲言又止。

  在政坛摸爬滚打近半个世纪的二阶俊博洞察出了菅义伟的心思,“不要有顾虑,按照你的想法开展人事工作。”二阶在谈话中默许辞任干事长一职,心想出“险棋”扶持亲信上台,未尝不可在党内延续影响力。

  菅政府防疫不力致民心向背,自民党内对众议院选战充满不安,对菅义伟而言,落选似乎已成定局,此时唯有“奇策”制胜。

  据《周刊朝日》报道,菅义伟在和二阶商议后计划紧急展开自民党人事调整,启用年轻政治家,让自民党的面貌焕然一新。如此一来,可考虑在9月中旬提前解散众议院,自民党获胜后,延后的党总裁无投票连任则顺理成章。

  心中有底的菅义伟动力十足,8月30日傍晚与秘书官一同前往东京都的东急凯彼德大酒店,与一些不便在官邸和议员会馆见面的智囊接触,商议选战对策。

  一切都按计划行进,直到一则新闻导致菅义伟全盘皆乱。

  “首相打算9月中旬解散众议院,推迟自民党总裁选举。”《每日新闻》在8月31日晚10点多推送了一条独家消息。自民党人士指出,在多数人看来,菅义伟为自保不择手段,提前解散众议院将使自民党的利益遭受巨大风险,甚至有下野的可能。

  这一消息剧烈搅动日本政坛。据《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8月31日深夜特地致电菅义伟,建议其不要提前解散众议院,“党内反对意见难以压制”。此外,他还暗示昔日大管家,有“倒菅”人士给媒体喂料,以“阴谋报道”的方式打乱竞选节奏。

  听闻此言,菅义伟的怒火到达了顶点,重复念叨“太过分了”。与首相官邸联系密切的日本政治记者田崎史郎在9月4日的一档节目中透露,首相在愤怒中反而更加坚定要推行自民党人事调整。

  《每日新闻》发布的9月解散众议院消息如同燎原之火在政界延烧,由此引发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推迟的猜测也传得沸沸扬扬,9月1日一早此话题就冲上了日推“热搜”。

  “阁下疯了,现在哪是发疯的时候。”在朝日电视台一档节目中,自民党人士引用日本历史剧中的常用台词讽刺首相自作主张。

  9月1日,菅义伟对媒体否认外界的猜疑,“防控新冠疫情是最为优先的任务,目前形势不容解散众议院。”并明确表示不会推迟自民党总裁选举。提前解散众议院之路已绝,同时党内对菅义伟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剧。

  孤注一掷

  “人事是政权的信息。”这是菅义伟担任官房长官期间常挂在嘴边的话,他以“老辣”的人事掌控手腕在政界闻名,政府官僚对其言听计从。连任危机当前,自民党高层人事调整被菅义伟视作起死回生之计。

  不过,距离自民党总裁选举不到一个月,仓促的人事大洗牌实属罕见。与安倍、麻生一同被称为自民党“3A”的税调会长甘利明在个人网站主页上写道:“总裁选举前进行人事调动,史无前例,大家都很难理解。”

  紧要关头,菅义伟坚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孤注一掷。

  从8月30日至9月2日,菅义伟连续4天与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进行一对一会谈。9月3日,小泉在得知菅义伟放弃连任后,面对媒体镜头一度哽咽,“不要只是批评,希望国民能够认可菅首相的工作表现,如果不是他,很多事情难以达成。”说到这里,一颗泪珠从小泉的右眼夺眶而出。

  小泉进次郎的眼泪暗含了两人频繁往来的复杂情感。菅义伟与小泉进次郎都属于神奈川县选区,在自民党短暂下野的那段时间里,两人曾并肩开展政治活动,为夺回政权而努力。而且,菅义伟在过去曾备受进次郎父亲小泉纯一郎的关照,因此也怀着报恩的心情对待进次郎。

  此次调整自民党高层人事,重头戏是干事长人选。据《朝日新闻》报道,菅义伟一开始就看中小泉进次郎,选择他作为二阶俊博的接班人,连续4天苦口婆心地交谈,试图说服小泉接受任命。但是小泉清楚,即使自己当选也难以确保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万无一失,与其因选举失败而辞职,不如干脆拒绝出任。

  “我感到不甘心的是,首相被认为是没有人情味的人,事实上完全相反,他是个温暖且心胸宽广的人。”小泉意识到,他实际上也是菅义伟黯然谢幕的原因之一,“(首相)对待和他儿子相似年纪的我,给予了退缩的余地,总是给我很多时间,想说的只有感谢。”

  但是对菅义伟饱含深情的小泉进次郎不仅没有接受委任,还劝菅义伟放弃连任。小泉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当下环境,现任首相参加选举无法得到正当的评价,如果落选也不体面。“所以我对首相提出了包括所有选项在内的意见。”

  令菅义伟寒心的是,不止小泉,他在人事计划上几乎全面碰壁。据共同社报道,菅义伟还考虑委以河野太郎、石破茂等人党内要职。在党内掀起“反菅”浪潮的情况下,麻生派会长麻生太郎等人要求河野自重,不要接受干事长之职。安倍也对起用自己所在的细田派议员担任高层持谨慎姿态。

  “河野的未来不能和你一起沉没。”9月2日晚,麻生太郎对菅义伟说道。

  菅义伟政权一直建立在维持二阶、安倍、麻生“三角格局”平衡的基础上,此刻安倍和麻生已逐渐与其保持距离。人事调整计划毫无眉目,菅义伟的孤立感愈发强烈。

  “首相在擅长的领域失败了。”日本政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政治新闻评论家田原总一郎撰文称,菅义伟既无派阀所属,也无亲信相助,而且缺乏说明力、说服力、责任能力。

  “好累”

  9月3日,如往常一样,菅义伟一早在首相官邸散步,周围人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

  “好累”,菅义伟对当天造访官邸的麻生太郎坦言。过去的一个月中,他顶着巨大压力坚持办奥运会却未能助长支持率,支持的横滨市长候选人在选举中又遭遇惨败,打击连连。

  3日接近中午时,菅义伟在自民党本部二楼与二阶俊博会面,向这位一直力挺他的前辈“摊牌”,表明放弃连任的想法。据日本《AERA》杂志报道,二阶俊博非常震惊,因为前一天见面时他还没察觉到反常之处,当时他曾尝试挽留,但菅义伟一言不发,表明去意已决。

  十多分钟后,菅义伟出席自民党临时会议,他静静闭上眼睛片刻,然后对一众党干部说:“我一直为防疫竭尽全力。参加总裁选举需要大量精力,我决定不参加总裁选举,想做好防疫工作。”

  菅义伟在临时会议上仅停留了6分钟便返回官邸,在记者会上,他以类似的说辞宣布弃选,该党人事调整也将延后。记者会仅持续2分钟,闪电式结束。

  “这是自民党史上最糟糕的辞职剧目。”一名自民党相关人士对富士新闻网说,(首相)粗暴地将弃选理由归结于新冠,没有对国民做出交代。

  实际上,菅义伟并非完全甩手而去。他在召开记者会之前的一个小时,曾先后与亲信武田良太总务相和河野太郎进行一对一会谈。据《读卖新闻》报道,菅义伟在谈话中有向河野托付事业的意思,他在当天晚些时候告诉身边的人,十分欣赏河野的改革魄力,要争取让他成为延续菅政权改革路线的人。

  在菅义伟开完记者会之后,河野太郎向身边人士表示考虑参选,并与麻生太郎会谈,寻求支援。而此时,安倍已把候选人的押注转移至日本前总务相高市早苗,总裁选举战况复杂。

  从选举泥潭中解脱后,菅义伟9月4日前往东京都港区的国际医疗福祉大学三田医院,接受身体检查。两周前,他也曾前往医院。共同社援引相关人士的消息称,首相身体无恙。

  一年来,疲于应付疫情的菅义伟没有打破“过渡首相”的预言。去年9月,他以无派阀身份出任首相,一度让人们期待日本走出派阀政治的“黑箱”。如今,“令和大叔”的落寞或许印证菅政权只是自民党各派阀免于权斗的权宜之策,权力的游戏继续上演。

   

点击进入专题:

菅义伟弃选自民党总裁

责任编辑:王珊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182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