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

  原标题: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 京酿馆   德国这场“非典型选举”,无论哪个政党当选,都几乎…

  原标题: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 京酿馆

  德国这场“非典型选举”,无论哪个政党当选,都几乎不可能获得单独组阁权。

  2021年德国大选:谁将接棒默克尔?视频/新华社视频

  随着9月26日德国议会选举投票日的临近,“要变天了”的议论变得越来越响亮和清晰。

  默克尔急眼了

  9月7日,是默克尔最近、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在德国联邦议会发表演讲的日子。在这次演讲中,她以异乎寻常的严厉语气抨击,德国社民党主席、前欧洲议会议长肖尔茨日前将德国民众比作“豚鼠”的措辞。

  肖尔茨之所以作此比喻,是鉴于德国新冠疫苗接种率只有61.4%,落后于西班牙、法国和英国。他试图用“随意、轻松、幽默的语气”鼓励公众积极接种,其实并无恶意,并且他同样把自己也包含在“豚鼠”之列。

  但默克尔却一反常态“上纲上线”,对肖尔茨和社民党口诛笔伐,暗示其不具备执政资格。同时,极力颂扬基民盟及其候选人拉舍特才具备“提振经济和税收的能力”,并有资格组建“一个带领德国走向未来的温和政府”。

  通常情况下,这位战后德国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会避免在联邦议会之类场合,露骨抨击自己和基民盟-基社盟的政治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政府是大联合政府,而社民党是联合执政党,肖尔茨则是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8月27日,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社会民主党候选人肖尔茨在德国首都柏林的竞选集会上讲话。图/新华社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此次异乎寻常的抨击,表明“默克尔急眼了”。

  事实上急眼的不只是默克尔,基民盟-基社盟其他政要比她更过分。9月6日,在南德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拉舍特称社民党、德国绿党和德国左翼党将“削弱军队,威胁国家安全”,并制定“危险的外交政策”;稍早,巴伐利亚基社盟负责人索德指责社民党“不能和邪恶的前东德保持距离”。此外,还有多位基民盟-基社盟政要不断放话,逼迫社民党和肖尔茨承诺“不与绿党或左翼党在选举后联合组阁”。

  民调上演逆转

  社民党对这种“徒劳无益的冷战式攻讦”嗤之以鼻,近日舆情和网络反馈也显示,这一招并未起到多少作用。

  那么,是什么促使基民盟-基社盟冒险在选举不到3周的时候,采取如此夸张而冒险的策略,甚至连老谋深算的默克尔都坐不住了?

  或许是选前的民调结果。

  长期以来,老牌中左政党社民党选情不振,支持率在20%以下徘徊,今年5月INSA 和 YouGov联合民调更低至15%。但上周末最新联合民调则发生戏剧性逆转:社民党支持率上升7个百分点至25%,反超基民盟-基社盟位居第一。再看基民盟-基社盟的支持率大跌7个百分点,仅有20%。

  而另一份Forsa Institute委托RTL/ntv所作民调,也呈现相近结果:社民党支持率25%位列第一,基民盟-基社盟支持率19%支持率居第二,仅比第三位的绿党支持率高2%。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基民盟-基社盟自1949年以来,民调支持率最低的一次。

  种种迹象表明,默克尔根据“忠诚度”而非人气和能力,选择不受欢迎、经常引爆“公关危机炸弹”的拉舍特作为接班人,是导致基民盟-基社盟陷入如此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

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2017年9月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拉舍特(右)在柏林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资料图。新华社/法新

  比如RTL/ntv同期另一份民调结果显示,支持肖尔茨出任下届德国总理的受访者比率达30%。虽然不算高,却比位列第二的绿党领袖比尔伯克高出整整一倍。至于可怜的拉舍特,他的支持率竟只有令人绝望的9%。

  该份民调还显示,如果当初默克尔听从党内幕僚建议,打破传统,提名巴伐利亚基社盟党主席索德来带领基民盟-基社盟投入选战,可能将获得远高于肖尔茨的支持率。许多受访者表示,拒绝选择基民盟-基社盟的理由是“不想让拉舍特成为德国下届总理”。

  拉舍特之所以如此“拉胯”,很大程度与不久前德国水灾时表现不佳有关。当时,默克尔带领政要致辞默哀,站在身后的他嬉皮笑脸,态度极不严肃。随后又有人曝料,他早在就任北威州州长时就曾“原汁原味”上演过几乎如出一辙的戏份。

  除此以外,拉舍特当年在亚琛工业大学任教时,有一次居然弄丢全班考卷,只好胡乱打分塞责,只有28名学生参加考试,他却按照全勤给了35人的成绩;在口罩采购中,他被诟病偏私儿子所在公司。

  即便丑闻不少,默克尔仍力排众议执意选择了他。而此前,默克尔曾选择同样不受欢迎、丑闻缠身的现任国防部长卡伦鲍尔为接班人,随后又匆匆放弃。

  默克尔接连两次争议性的选择,不仅让基民盟-基社盟陷于被动,而且也无形中拉低了自身言辞和决策的说服力。

  谁能继承“默克尔衣钵”?

  然而,正如德国目标群体传播研究所创始人万德所指出的,鉴于德国冷战后投票率一路走低,且“热衷参加民调的未必积极投票”,选举相关民调“测不准”是常态。

  比如,2017年选举前夕,肖尔茨的民调支持率一度和默克尔并驾齐驱,这给了社民党极大鼓舞,但选举结果却令人目瞪口呆——社民党得票率仅20.5%,创有史以来最低值。

  何况各家民调均显示,尚未决定投票支持哪个政党的受访者多达20%以上,而在“支持哪个未来总理人选”方面,迄今仍表示“谁都不选”的比例竟高达46%。这个数据远高于支持率最高的肖尔茨16个百分点。

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8月27日,人们在德国首都柏林参加德国社民党的竞选集会。图/新华社

  即便选择了某个党的选民,其中许多人也表示,自己是“捏着鼻子”在几个同样不靠谱者中,勉强选择了相对不那么不靠谱的一个。

  如果说,当初绿党“剑走偏锋”的“绿色纲领”为其开出一片新天地,那么临近投票,其“过犹不及”的偏激基调却吓跑了不少务实选民。毕竟,越临近选举,人们就越深刻感受到,稳健却不免乏味的“默克尔风格”,对当今德国而言,至少是最“不坏”的选择。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不论匆匆来去的卡伦鲍尔,还是赶鸭子上架的拉舍特,都无法让德国选民产生“他/她将继承默克尔衣钵”的认同感。哪怕他们代表的正是默克尔所属政党/政党联盟,哪怕默克尔破例站到前台号召,都无济于事。

  相反,此前社民党和肖尔茨的主张因与基民盟-基社盟“基调雷同、政纲缺乏清晰度”不被看好,现在反倒成了其“选情助推器”。虽然社民党是中左政党,但毕竟是现政府的联合执政党,候选人肖尔茨更是现政府二号人物,反倒可理直气壮地沾不少“政绩光”。

  无论如何,这都将是一场史无前例、变数巨大的“非典型选举”,但不论哪个政党当选,都几乎不可能获得单独组阁权。

  未来最大变数,将取决于选举后的“颜色组合”,而个中变数甚至比民调基数更大。

责任编辑:宋文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ngkeljayabarumotor.com/1817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